在其他国家悬念迭生的大选 为何在德国毫无悬念?

目前,默克尔所在联盟党的民调依然大幅高于对手。(图片来源:新华网)

默克尔所在联盟党的民调依然大幅

海外网9月22日电 据《欧洲时报》报道,9月24日,德国人将迎来2017年议会选举。在相继经历了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特朗普上台后,许多人似乎也开始考虑,会不会这回在德国也飞出一只“黑天鹅”?

的确,此次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竞争对手是社民党候选人舒尔茨,这位曾将自己职业生涯奉献给欧盟的政治家绝非宵小之辈,完全有可能爆冷。尽管如此,已经当了三届总理的默克尔依旧老道,没有给对手可乘之机。

据德国之声报道,根据《星期日图片报》17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数据,默克尔所代表的基社盟/基民盟(下简称“联盟党)支持率为36%,大幅领先于老对手社民党的22%,将继续扮演国会第一大党的角色。极右翼德国选项党的支持率为11%,暂列第三。左翼党的支持率为10%,自民党9%,绿党8%。

这么一看局势已然明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在民意上仍是德国政坛无可撼动的执牛耳者。似乎本次德国大选已经提前看到了最终结果。近期,众多媒体也形容今年德国大选“毫无悬念”、“默克尔稳操胜券”……为何往往在其他国家悬念迭生的大选,到了德国就变得平淡无奇?

经济社会发展稳定 民众认可度高

临近大选,而德国政坛的表现却十分平静,民意大幅支持默克尔,相当程度上与其任期内德国经济稳定发展有关。

默克尔所在联盟党的民调依然大幅

《解放日报》曾报道,德国经济发展强劲,远远超过欧洲其他国家,失业人数也从2005年的500万下降到250万。民粹主义思潮剧烈冲击美英法等欧洲国家,而在德国却影响较小。

“她冷静、从不轻率地做出决定,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总能让德国保持住平稳前进的势头。”正如默克尔的支持者所言,在众多选民心中,默克尔是德国稳定发展的保证。默克尔在德国人心中的高认可度,成为她天然且独有的竞选优势。

当然,默克尔在任期内也并非没有失误。2015年默克尔在难民危机中开放德国边境,这使得在随后的两年中默克尔当局备受民意压力。不过,据第一财经报道,驻伦敦的欧洲改革研究中心研究员索非亚·贝斯克表示,“但是现在局面有了很大的不同,人们对难民问题的关注度已经大大减弱。”

另外,德国大众“尾气门”也是默克尔执政时期的一个污点。默克尔始终坚持认为,德国企业固然应该反省自己过去犯下的错误,然而也不应该妖魔化柴油汽车。默克尔的这一表态遭到了环保组织和环保主义者的激烈批评。但从民调上看,这个问题对于默克尔的影响也很有限。

舒尔茨此前曾担任欧洲议会议长,政治经验十分丰富。(图片来源:新华网)

政治手腕老道 对手难掀大浪

默克尔所在联盟党的民调依然大幅

默克尔在本届议会选举中能如此平稳,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其在政坛多年来练就的老道的政治手腕。

正如贝斯克分析称,“默克尔是个非常成熟、有政治手腕的政客。她能够吸引左右两派对她的支持;她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她擅长吸收各派政策精髓而形成自己的主张。比如在难民问题上,她作为保守派的总理,却表现得非常开放宽容,由此赢得了很多年轻人和左派的支持,还有在核能和清洁能源问题、在退休年龄问题上等等。”

另据《解放日报》分析,默克尔在政坛长期保持不倒的秘诀在于她懂得静观其变,顺势而为。大多数时候,默克尔总是避免采取明确的立场,只有当全国达成共识之后才下决定。

许多分析人士称,能够取得这一成就的主要原因是,默克尔吸纳了其他政党的关键性议题。因此,反对党没有余地来采取任何强有力的替代方案。比如,默克尔提出了可再生能源议程,并且逐步取消核能生产,与绿党政策相似。她谈及的社会保障制度和养老金改革是社民党的竞选主题。而默克尔最近突然支持同性婚姻的行为也使得她与德国自民党的政策保持一致……

用一句打趣的话说就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相比之下,本次与默克尔同台竞争的舒尔茨就显得十分无力。

上观新闻报道,此前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时,舒尔茨抛出了一系列对默克尔的批评性的攻击言论,诸如“与普通民众脱节”、“完全不知如何处理好柴油门”、“对土耳其软弱”等等,但对于自己的政见,却谈的很少。有评论指出,这其实是很不智的做法,只能体现舒尔茨在默克尔的巨大优势面前已无能为力。

回顾今年初,舒尔茨告别欧洲议会议长的职位,回归德国政坛。那时的他踌躇满志,希望在大选中挑战默克尔的地位,他也的确在德国政坛刮起了一股旋风,在民意支持上一度几乎和默克尔并驾齐驱。然而时过境迁,新鲜感不能代替实实在在的干货,多数德国人认为,舒尔茨的政策没有明确的观点及充实的内容,而默克尔则是德国繁荣和稳定的保障。

2015年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坚持开放政策,这使得德国政府备受民众指责。(图片来源:中新社)

高龄选民比重大 得老者得天下

值得一提的是,默克尔在民调上的亮眼表现,也与德国特殊的选民结构有着很大程度的关系。

《文汇报》报道,德国联邦选举检察官萨赖特此前在德国媒体上表示,老年选民才是决定选举结果的群体。他在采访中称,随着德国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目前有1/3的选民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选民,70岁以上的选民超过了20%。相应的,年轻选民所占的比例近20年来不断下降,30岁以下的选民只占到选民总数的22%。

年轻人不仅在数量上不具有优势,参与政治的热情也远远比不上老年人。而在老年人中,默克尔领导的右翼保守主义政党拥有无可争议的优势。德国老年人普遍认为,默克尔执政风格沉稳,过去几年交出了漂亮的答卷,尽管在难民问题有过失误,但是基民盟已经明确表示决不允许再有大量难民涌入德国,并且将加快非法难民的遣返工作。

尽管选情优势明显,但默克尔也并未掉以轻心。法新社曾报道,默克尔于去年11月宣布谋求连任,直到9月24日大选为止,竞选期间总共在50多个城市巡回演讲。可谓尽心竭力。

8月22日,2017科隆游戏展正式开幕,默克尔竟然破天荒的出席了开幕活动。除了出席游戏展,默克尔前不久还在网络上接受了4位德国当红Youtuber的采访。这一系列“时髦”的举动,或多或少会为她在年轻选民的心中留下更为“亲切”的印象。

目前,无论从那个角度看,联盟党都有很大可能性在议会选举中获胜,默克尔的第四个总理任期似乎唾手可得。英国的《卫报》在前不久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提到,挡在默克尔身前的只有她自己,她必须摒除自满的情绪。文章提醒道,毕竟,第四个任期是艰难的,即使伟大如前总理科尔,也在他的第四个总理任期内渐渐地不受欢迎。如果稍有闪失,德国人也会对默克尔失去耐心,尽管现在他们还相当信任“默克尔妈妈”。

当然,距离正式投票还有几天,期间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最终到底是“稳操胜券”还是“爆冷出局”,我们拭目以待……

责编:李瑞辰、樊小菲

2017年09月24日11时54分

离开标题栏